小痴迷 很有爱

2019-12-20 14:20:43 190

隔壁云月弟痴迷太极拳,每当看到他从走廊晃过来都要作“道骨仙风状”,我都会诸多调侃。因为我跟他是个“相似形”,只不过差别在于他爱太极拳的方式是大练特练,下海拜师,五音不全的我爱戏曲仅仅停留在光听不唱,光说不练的“假把式”阶段。
       我对戏曲的热爱始于很多年前喜欢上黄梅戏,原因很简单,因为能听懂。同样曲调优美的越剧,如果没有字幕,我这样的东北大妮儿立刻就如坠云里雾中了。从一代宗师严凤英到“五朵金花”再到韩再芬,女驸马、天仙配、孟丽君,黄梅戏讲述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有字幕的越剧也是可以看的,但是浅尝辄止,没有超出宝黛奇缘和梁祝哀史的范围。同样投去了一瞥的,还有豫剧。花木兰、穆桂英,常香玉大师也好,马金凤老师也罢,都使我产生了豫剧表现的都是不让须眉的彪悍女生的错觉。
       爱上京剧,其实非常偶然。多年前某次在嘎雅音乐上游荡,发现这是一块宝地,不仅有歌曲乐曲,还有戏曲曲艺。鼠标一点,就听到了李维康、耿其昌贤伉俪的《四郎探母》选段“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现在想起来,真是幸运,估计当时要是点出一段慢悠悠的老旦戏,估计就不会喜欢了。听着这段生旦对儿戏,心想这古人两口子吵架真是逗,你一句我一句谁也不歇气儿哈。之后听到的是《武家坡》选段“指着西凉高声骂”,其实也是事实上是夫妻身份的俩人一番理论。这两个选段占据了我好几年的倾听史,直到我发现了京剧界有个“著名老女生”(棒槌主持人制造的经典笑话)——“瑜老板”。
       因为这位“老女生”,我不惜血本地置办了一堆京剧普及读物,在瑜老板干净的歌唱中,恶补了京剧的基本常识和各种梨园掌故。从瑜老板开始,听到了别的流派、别的行当和别的演员。渐渐地,原本听不下去的选段也都听得下去了,听下去的再听从没有烦的。一位戏迷前辈说过,听京戏有一种“按摩五脏六腑”的畅快。人到中年,工作生活压力渐大,生离死别也开始经历,总有各种纠结缠绕。每欲崩溃的时候,就在京戏声中穿越,片刻忘却世间烦恼。昏昏欲睡、萎靡不振的时候,听素素一声“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立刻竦身一摇,精神大振;怀想远去的亲人、心痛不已的时候,瑜老板那配着吉他的“千拜万拜也是折不过儿的罪来”飘过,心情也能平复不少;想感慨一下人生际遇,就听听“天后姐姐”唱一个“这才是人生难预料”,叹息一下“回首繁华如梦渺”。
 小痴迷,很有爱,与已然有了师承的云月弟共勉。(杰瑞)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于2019-12-20 14:20:43 发表。
  • 转载请注明:小痴迷 很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