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时光――记北航校报记者团康西草原一日游

2019-12-20 14:04:51 76

莺飞草长,五月的阳光又变得温暖而清亮。越过二月的苏醒,三月的呢喃和四月的温柔,五月的初夏有些许浅浅的燥热。在夏天,就有想远行的冲动,那似有似无的热,更能蒸发潜伏的热情。而一次旅行,就像是一次沉睡,被严冬消磨的体力和心情,也可以轻松恢复。

于是成行。和校报的学姐学长们,二十多人共同踏上去康西草原的旅途。大家谈笑风生,还没来得及思考打发时间的方法,两个小时的车程就已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下了车,沿着朴素而美丽的农村道路步行十分钟,我们的栖身地――一座充满北方农家特色的小院就出现在眼前了。

大家欢呼着涌进门去,不一会就安排好了晚上的住处。接着就开始为晚上的重头戏――露天烧烤而准备材料。我们二十多人分成几组,有的洗肉,有的拌调料,有的穿肉串,忙得不亦乐乎。郊区的风瑟瑟地穿过,免不了带来几许寒冷,但忙碌早使我们忘记身上的单薄。大家齐心协力,热火朝天,不一会就把前期工作完成了。

天色已黑,烧烤也随即开始了。大家通过抽签分成了三组,每组一个烤炉,一边烧烤一边暗地里较劲。这边的“木炭争夺战”正如火如荼,那边的后方却已烤断了十几根竹签;这边的肉还白里透红,那边的人已不管生熟大块朵颐;这边的火灭了几次,那边的组员早已举杯庆祝胜利……于是整整一晚,大家喝酒吃肉,谈笑风生,好不热闹。东西吃得差不多了,杨立远又神奇般地变出五挂鞭炮来。大家像过年时的一群小孩,兴奋的欢呼声在农家小院里久久回荡。

第二天我们早早起床,奔赴此行的目的地――康西草原。坐车在高低不平的泥路上颠簸了十分钟,视野忽然一片开阔――这就是草原了。远远望去,蓝天白云下是一片绿色的草地,一群牛羊怡然自得地吃着草,享受着自然赐予它们的一切。草原的三面都是山,山上的古老城墙在阳光的迷蒙中若隐若现,说不出的神秘和美好。此情此景,心中不禁感叹,温庭筠笔下“云边雁断胡天月,陇上羊归塞草烟”的壮丽景象,也不过如此了吧。

下了车,迎接我们的是健壮的马群和热情的马夫们。我们挑了几匹漂亮的马,向着草原出发。大家抓着疆绳,哼着歌,幻想着苏轼当年在马背上“西北望,射天狼”的那份豪迈,不知不觉就陶醉其中了。想必古代帝王们驾着骏马,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飞驰时,必定也是有和我们同样的心情的吧。在马背上,心情不由自主地变得开阔起来,胸中的热血也仿佛在悄悄澎湃。想必回到几千年前,我们也能成为小说中那些茹毛饮血的古老的游牧英雄。

结束半个小时在马背上的放松后,我们回到小院。阿姨准备好了丰富的午餐,大家都被色香味俱佳的饭菜吸引得挪不开眼。最后,桌子上的食物被一扫而空。

下午两点,我们带着少许的疲惫和沉甸甸的满足,踏上了归途。

(《北航》报/吕菲菲)


策马笑西风



篝火烤肉 不亦乐乎



留住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