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101岁高龄南京大黉舍友 名字走入国家绝密档案徐涛考研

2019-06-12 20:46:01 113

(原题目:101岁高龄南京大黉舍友程开甲:他的名字走入国家绝密档案)

历史的天空中,总有一颗颗夺目刺眼的星星,无怨无悔地燃烧本人,照亮天下。

在中华民族迈向再起、人民部队阔步前行的伟大征程中,也有一群灿若星辰的科技大师——部队两院院士、领军拔尖人才和专家骨干。他们数十年如一日探索科学神秘,为人类进步、国家强盛和部队建设作出了突出奉献、建立了不朽功勋。

术业有专攻,精神无界限。作为国家和部队的可贵财产,部队科技翻新人才攀登的科技高峰也许普通人无法企及,但他们崇高的精神境界、家国情怀、使命承当,对奋进在强军征途上的每一名官兵,具有普遍的示范意义和巨大的激励感召。

为引导三军官兵特别是广大科技战线工作者自觉掩护核心、听党批示,鼎力推进国防科技自立翻新,为建设翻新型人民部队营造良好舆论气氛。

这位101岁高龄南京大黉舍友 名字走入国家绝密档案

程开甲近照

“我为中国人民爆发出来的发明伟力喝彩!”2018年新年前夕,听到习主席发表的新年贺词,南京大黉舍友院士程开甲备受鼓舞。

这位101岁高龄南京大黉舍友 名字走入国家绝密档案

1964年10月16日,中国自立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胜利

对他所参加的事业来说,天下对于中国的喝彩声,是从一声巨响开始的。1964年10月16日,中国自立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胜利。

半个多世纪已往了,2017年7月28日,在人民部队迎来90岁诞辰之际,习主席亲自将“八一勋章”颁授给为那声东方巨响呕心沥血的精彩科学家、中国核兵器事业的开拓者——程开甲院士。

几天后,这位被誉为“中国核司令”的老院士迎来了本人的百岁诞辰。回望百年人生,他说:“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本人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一句肺腑之言,一生为国铸盾,映照百年风波。

在中华民族积贫积弱的苦难岁月,程开甲边流亡边完成了大学学业。在浙江大学就读的四年中,为了躲避日本侵略者的炮火,黉舍搬了7个地方,被称为“流亡中的大学”。

中华之大,竟然没有一个求知青年安顿课桌的地方。多年以后回忆起昔日的一幕幕,那份悲愤和苦楚,程开甲仍刻骨铭心。

这位101岁高龄南京大黉舍友 名字走入国家绝密档案

1947年,程开甲(左三)与国际学术会议代表进行交流

1946年,程开甲来到英国修业,尝尽了被人瞧不起的滋味。有一次去海滩泅水,几个中国留学生刚刚下水,英国人就当即上岸,还指着他们说:“有一群人把这里的水弄脏了。”

“看不到中华民族的出头之日,外洋的华人心中都很闷、很苦。”他说。

1949年发生的一件事,让程开甲看到了民族的希望。纵然已经已往60多年,程开甲仍然能够清晰记起当年的每一个细节。

“那是4月的一天晚上,我正在苏格兰出差,看影戏新闻片时,看到关于‘紫石英’号事件的报道。看到中国人毅然向入侵的英国军舰开炮,并将其击伤,我第一次有‘出了口气’的感到。看完影戏走在大巷上,腰杆也挺得直直的。中国已往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但现在开始变了。就是从那一天起,我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

“紫石英”号事件,让程开甲开始相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他给家人、同砚写信,询问国底细况。先他回国的同砚胡济民奉告他:“国家有希望了。”那一刻,程开甲决定回国。

1950年,程开甲婉拒导师玻恩的挽留,放弃英国皇家化工研究所研究员的优厚待遇和研究条件,回到了一穷二白的中国,开启了报效祖国的人生之旅。

回国的行囊中,除了给夫人买的一件皮大衣外,全是固体物理、金属物理方面的书籍和材料。

1952年,程开甲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956年正式介入中国共产党。程开甲用本人的一生兑现了在入党申请书上写下的誓言:“一辈子跟着党,小我私家一切交给党。”

回国后,程开甲被安排在南京大学工作。当时,南京大学的教授很少,黉舍把他当作归国高档知识分子,给他定为二级教授。但他在填表时,执意不要二级,只肯领三级的薪金,他说:“国家还在进行抗美援朝战争,我这份薪金够用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优先发展重产业。南京大学物理系决定开展金属物理研究,黉舍把初创任务交给程开甲。为了国家建设的需要,程开甲毫不夷由地将本人的研究方向由理论研究转入应用研究,率先在国内开展了系统的热力学内耗理论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