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和服事件”:我们应多点道德理性

2019-05-14 16:49:02 200

近日,一名青年男子穿着类似和服的服装,前往武汉大学赏樱花,遭到校方保卫人员制止,继而引发肢体冲突引发热议。

“和服”的本身是日本民族服饰的代表,日本又被誉为“樱花之国”,二者的结合给人一种对日本文化的推崇直观印象。这种对日本文化潜在的情感倾向,在校方保卫人员看来,是“精日”的表现,应当予以制止。客观地说,这种看法在当下并不鲜见。

那么,国人穿和服的人去赏樱花在道德上是否就具有天然的可谴责性?

显然,事件的根源并非出于服装的本身的形式,而是在于着装背后所影射的国家。后者在近代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和痛苦。为了历史的公道,我们一直有着岿然不动的坚持,这一点自是毫无疑义。

而另一方面,正本溯源我们之所以对“精日”怀有强烈的不满,根本上是因为近代以来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和掠夺。换言之,我们谴责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凶残狠毒和日本右翼势力冥顽不灵,我们反对的是崇拜日本军国主义并仇恨本民族行为。但抛却以上要素之外的对日本正常文化的欣赏,本质上只是一种个人层面的审美表达。显然文化的本身从来没有必然的等次之分,民众可以对日本文化怀有个人的喜恶,但纯粹的个体审美也不应当受到社会的偏见。对所有包含日本符号的事物无限制上纲上线,等同于将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否定更换成对日本本身的全面否定,由此助长的只是狭隘民族主义的偏激,而非爱国主义的共鸣。

尤其在全球化的今天,对域外文化的开放和包容已经是文明国家间通识。在新时代背景下,当2010年中日的主要国力指标发生逆转的时候,整个二十一世纪的中日关系也悄然发生了深刻变化。与此同时在大国竞争的新时代,国人的思想也应当与时俱进,超越旧时代的敏感和偏激,树立大国心态。

我们要学会理直气壮地批驳,也要懂得坦荡大方地接受。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在这一点上,不仅基于道德理性,也是世界大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