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科大研究员坐“冷板凳”34年研发“河汉”电小学教育考研

2019-06-12 10:56:02 76

国防科大研究员坐“冷板凳”34年研发“天河”电小学教育考研

  编者按 从松花江畔到橘子洲头,从“哈军工”到国防科学技术大学,随同着共和国发展的铿锵步履,这所三军最高军事工程学府已经整整走过了60年。60年一甲子,承前启后几代人。在我国的国防科研尖端规模,“哈军工”人默默攻关,奋勇翻新,书写了一个又一个令天下?舌的中国传奇:“两弹一星”有他们付出的心血,神舟飞天有他们倾注的汗水,北斗导航有他们提供的支撑,“银河”“河汉”是他们和天下赛跑的见证……正是这一个个“中国发明”,攻破了国外的技术垄断,为我们的国防保险铸就了坚实盾牌。在国防科大建校60周年前夕,记者慕名来到这里,愿与读者一起领略这支“科技团队”的风采。

  这是一所我国国防科研规模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军事工程高等学府,从“哈军工”一路走来,这里吸引了太多天下目光。

  这是一个为国家和民族锻造“重器”的地方。这里发明了“中国速率”,两次染指天下超级计算之巅;这里发明了“中国高度”,支撑中国北斗导航卫星缠绕地球;这里发明了“中国精度”,使我国光学制造加工进入纳米时代……

  天下注视着这片翻新高地,它也在注视着天下。有什么样的眼光,便有什么样的格局。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建校60周年前夕,记者来到这片高地,探寻这所军校的奇特眼光。

  眼光之冷——

  热浪中,他们甘坐冷板凳

  8月12日,长沙持续高温进入第43天。滚滚热浪中,国防科大校园内却涌动着一分“冷”。

  理学院一间实验室里,陈平形教授带着两个博士蹲守在一台仪器旁,盯着电脑屏幕,头一动不动。整整一个暑假,他们每天坐在这儿七八个小时,仅仅为了捉拿一种实验用的微粒子。

  作为量子信息方向学术带头人,陈平形已经在实验室和这些粒子打了10多年的交道了,坐的是名副其实的冷板凳。

  甘坐冷板凳是国防科大人的常态,更是他们极为器重的传统。有心人会注意到,国防科大近几年的科研经费大幅攀升。面对于让人羡慕的经费数字,老教授们却淡淡一笑:“我们最可贵的财产,是把一件事从头到尾扎踏实实做成的精神。”

  怎样才算扎踏实实?也许只有比照国防科大人一组数据,我们才气深刻体会这句话的含义——

  34年,胡世平研究员保持干一件事:计算机电源。他随同了从“银河”到“河汉”的5次大跨越;

  30年,高伯龙院士保持干一件事:环形激光器。他率领团队相继突破一系列核心关键技术,攻克了激光规模这一天下难题;

  20年,王飞雪等博士保持干一件事:北斗卫星导航关键技术。他们一举攻克了系统高精度、抗滋扰才能等多项技术难题;

  16年,李承祖等教授保持干一件事:量子信息研究。他们多篇论文在国际权势巨子杂志发表,建立起国内先进的量子通信实验室……

  这是一所军校镇静眼光的价值年轮。

  8月6日,“河汉”大楼一间近千平方米的机房内,计算机学院副院长卢凯久久注视着气势恢宏的河汉二号超级计算机阵列。“未来的‘河汉N号’必然是全新理念的超级计算机。那一天什么时候到来还不分明,但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筹备。”他说。

  眼光之变——

  时刻筹备着立“军令状”

  夜幕下的国防科技大学灯火通明。走在“河汉”楼、“航天”楼、“北斗”楼等一座座地标之间,记者耳边回响着北斗卫星导航中心副主任孙广富的话:“这个暑假,我们太奢侈了!”

  让孙广富觉得奢侈的是他们“每小我私家被逼迫休了5天假”。现在,他们一一回到战位,筹备激战通宵。是的,战位——未几前,他们为正在忙的项目立了“军令状”。军令如山,岗位即战位。

  在这所把“强军兴国”写进校训的大黉舍园里,“军令状”是记者频频听到的词汇。在这些似曾了解的故事里,国防和部队现代化建设的脉动与气息早已和国防科大人的翻新攻关融为一体,血脉相连——

  于起峰的“军令状”立在了靶场:“起步晚了,必须跑出比别人更快的速率!”由他领衔研制的数字图像判读剖析系统,被誉为“全国靶场40年来判读系统的新变革”,一举实现了从模拟到数字、从手工到自动、从三维丈量到六维丈量的飞跃,精度、速率及效率均提高了10倍。

  郭桂蓉院士的“军令状”立在了雷达站:“咱们就是爬,也要爬到山上去!”无数次上深谷下海岛,他和团队潜心于现役雷达改造和新型雷达研制,使我国雷达信息处理技术一举跃进天下领先行列,被国内外偕行称为“难以想象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