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和服进武大赏樱”,有何不妥19年考研

2019-06-12 11:56:06 173

(原题目:“穿和服进武大赏樱”,有何不妥)

近日,武汉大学教五教学楼旁,校方捍卫人员与两名赏樱花的青年男子发生肢体抵触。抵触起因系其中一名穿着类似和服的男子入校赏樱。(3月25日 上游新闻)

十日樱花作意开,绕花岂惜日千回?时值三月,武汉大学樱花盛开,吸引着国内外旅客争相入校观赏;身为一流大学的武汉大学自然也就敞开大门,免费迎接旅客前来观景赏花,彰清楚博大胸怀。

然在赏樱花过程中,该校的保安人员却因旅客身着“和服”,而企图将其拒之于“赏樱花”外,导演着“肢体抵触”的不和谐场景,让文雅的赏樱花变得索然无味,让人倍感“不堪设想”,实为不妥。

和服者,日本之民族衣饰也。作为一衣带水的邻居日本,确实算不上“友邻”,不只发起侵犯战争,占我土地,杀我同胞,毁我文化,其恶行罄竹难书;穿“和服”自然易想到日本,难免会刺痛“民族的伤疤”。

加之,武汉大学的樱花自身就被打上了“日本的烙印”;大约正因云云,人们才对于“和服”格外愚钝,对于穿“和服”云云仇视,近似于本能地阻止其入内,貌似显示着我们民族的浩然正气与不忘国耻的决心。

对于此事件,虽大多网友对于此表示缄默,但从内心深入却表白着支持,甚至警方也表示“要重点彻查是否穿的是和服”,言下之意,要是此旅客真的穿了“和服”,那么“保安”的行为大约就成了爱惜国家掩护主权之举。

虽然我们不该“好了伤疤忘了痛”,理当铭记历史羞辱;爱惜国家掩护主权是我们神圣的职责,但也当讲究办法、措施,不可睚眦必报;要是视“和服”为仇敌,未必就显得我们太过小气了;因此此举还真有些欠妥。

战争销烟已经散尽,和平与发展成为了时代主流,面对于太平盛世,固然不该忘记国仇家恨,但也需树立科学的历史观,日本的极右分子可恶,并非全体日自己,其恶行不该由人民买单,罪魁祸首则在日本军国主义者。

爱惜国家掩护主权无罪,但我们也当反思,日本之以是敢悍然发起侵华战争,其本源还在于我国统治阶级的腐败无能、国家贫穷落后;在和平年月爱惜国家掩护主权正确之举在于,努力进修与工作,团结奋进,在党的领导下,撸起袖子加油干,一直增强综合国力,方能让中华民族立于不败之地。

现代社会,执法既是约束人们行为的重要准则,也是底线所在,依法维护公民合法权益,乃时代鲜明特征;执法无禁止的行为,都将是合法的;面对于多彩的社会,还需多些懂得、容纳,不可一味将本人观念强加于人。

再则,革新开放,中国正阔步走向天下。在这开放的时代,既无执法规定,我国公民禁止穿“和服”,就是在“赏樱花告示中”,也无“穿和服者不得入内”的要求。因此,拒绝其入内,显然背叛了执法的精神。

随着国力的增强,人们有了更强烈的爱惜国家掩护主权意识,本是好事。但以爱惜国家掩护主权表面绑架人们合法行为的征象,确属不妥;让爱惜国家掩护主权偏激,既不利于我国走向天下,担任起天下和平发展重任,也让中华民族抽象蒙羞,理当引起高度重视。

姑且不说此旅客,未必就“和服”,纵然穿了,既不违规,也不违法,“拒其入内”显然欠妥。愿类似的不和谐音,切莫再次发生。

张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