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教育部抽查博士论文,多少“假博士”

2019-04-29 12:59:36 200

周蓬安:教育部抽查博士论文,多少“假博士”坐不住?

4月2日,教育部公开2019年部门预算,其中提到今年教育部拟抽检6000篇学位论文,有些学生坐不住了……在关于高层次人才计划专项经费项目情况说明中,今年教育部拟抽检学位论文约6000篇(不含军队系统),抽检比例为上一学年度授予博士学位数的10%左右(4月4日《人民日报》)

周蓬安:教育部抽查博士论文,多少“假博士”


看了这则信息,我产生了两点惊讶:一是中国的博士授予得实在是多啊,全国一年授予的博士(不含军队)竟高达6万名左右,绝对是“世界第一博士大国”。那么,无论是从科研成果分析,还是从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来看,这个数据都毫无疑问地说明中国博士学位“水分大”,估计很多不够西方硕士水平。当然,那些权贵分子花钱、用权弄到手的博士证书,更是中国特色。

我的另二个惊讶是,抽检约6000篇博士学位论文,竟然需要花费800万元人民币,检测一篇就需要花费1300多元?这让我想起乾隆皇帝不敢多吃鸡蛋的故事:

一次早朝时,乾隆就问大臣汪文瑞:“卿这么早来,可在家里吃过点心?”汪文瑞看皇帝居然这么关心自己,立马回应道:“臣家里穷,每天早上不过吃四个鸡蛋而已。”

没想到,乾隆大发雷霆,怒斥汪文瑞:“鸡蛋一枚需要十两银子,我都不敢吃这么多,你一天吃四个,还敢说自己穷?”汪文瑞因为不敢得罪内务府里的贪官,就只能硬着头皮说:“外面卖的鸡蛋都是一些残次品,没有办法和上供给宫中的鸡蛋相比。我买的只是一些残次品,很便宜的,只要几文钱一个。”

言归正传。教育部此次决心抽检博士论文,只是因为近期“假博士”新闻不断出现,用环球时报的说法就是教育部被频频“打脸”了。2月份“翟天临学术造假事件”发生,笔者曾发评论,认为翟天临先生虽然牺牲了自我,对中国学术“打假”的贡献却是有目共睹的。他不但曝光了北京电影学院视学术如儿戏,连基本程序都不要,就可以授予博士、硕士文凭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问题,还将知网如何“暴富”推向社会。

4月2日,“刘梦洁被撤销硕士学位”再次引发社会关注。笔者曾发议论,刘梦洁同学既然能考上湖南大学研究生,写一篇毕业论文应该不是太难的事啊,又有什么理由剽窃?更何况如今搜索引擎那么发达,还有一个啥专业网站可以核查引用比例、抄袭比例,论文抄袭的风险性已是越来越大。

不可思议的是,这样的论文竟然也能通过,其导师洪源是不懂得检测抄袭率,还是故意“放水”?仅就这一点来看,学校给予洪源警告处分,取消其导师资格,调离教学岗位,并不为过。洪源为自己的不负责任付出了代价,也好警示其他导师,不要再稀里糊涂,不要再尸位素餐甚至因为贪了男学生的钱、贪了女学生的色而故意“放水”。

中国的学术造假究竟有多严重?不妨看一看被称作“404教授”的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梁莹作为业内人的认识:“如果你这样追究下去,所有中国的学者,那么多,人人都有问题了。”

我相信,随着网络的不断开放,今后会有更多通过论文剽窃而获得硕士、博士学历的人将被曝光,甚至会有更多名人、富商、官员将因此而遭遇尴尬。

有一点我想告诉那些虚弱心强的“造假者”,仅有中专学历的张平,都能官至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网友们普遍认为他凭的是真才实学。那么,董事长高中毕业、娱乐明星初中学历、部级领导大专学历又有什么不可?我曾经质问:一个演员需要用博士学位来显摆吗?翟天临作为一名艺人,学这个时髦又有什么意思?

肚子里没货没关系,你的戏演得好照样受欢迎。可你原本如果就是初中水平,却非要弄顶博士帽戴着,就很不好了。因为即使你很少讲话,举手投足也很容易露馅。因为你毕竟是个“草包”,装绅士是装不来的。 

鉴于近30年中国授予了太多的“假博士”,靠教育部自己去“打假”肯定很难达到预期的目的,而且花费巨大。笔者因此建议,社会应该给那些通过论文剽窃而取得硕士、博士学位的名人、富商、官员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在一定期限内主动将硕士、博士学历退还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