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大学教务处-兰州大学博士涉嫌抄袭,为什么我们的社会有如

2019-08-10 10:16:53 71

澎湃新闻刊发了兰州大学一博士抄袭博士论文的消息,这又引起我的感想。

其实,这位抄袭者不是孤立的,他只是千千万万的抄袭和假博士之中的代表。

详细情况是兰州大学博士边耀君2014年10月提交的博士学位论文《政治现代化视域下的西北民族地区政治治理研究》,严重抄袭了由甘肃政法学院教授姚万禄主持的2006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科学发展观与西北民族政治发展研究》的结项报告评审本成果。边耀君在其博士学位论文《政治现代化视域下的西北民族地区政治治理研究》中,将《科学发展观与西北民族政治发展研究》的结项评审报告中除第四章、第五章外的其余共九章内容抄袭,抄袭率达90%左右。

边耀君的博士学位论文《政治现代化视域下的西北民族地区政治治理研究》,研究方向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研究,导师为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所所长王学俭教授。

并且边耀君现任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办公室主任。

这又带来一个问题,国家社科基金的结题成果为什么又被抄袭?

根据社科规划办反馈的结果,兰州大学只有王学俭教授获得对该项目的评审权。王学俭教授是边耀君博士学位论文的指导老师,不知是否有关联。王学俭说“边耀君是(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办公室主任,来回传递这个论文。他从社科处那边拿来,我评审完他们再送走。送走过程中,他看这个有相关嘛,后期我就不知道了,他可能就把这个东西就用了呗。这个事跟我毫无关系,但学校也在对我进行处理着呢。”

虽然不知道导师究竟知不知情、学生究竟是瞒着导师搞的还是怎么做的,这些都不知道。

不过,大概率事件导师是不知情的,因为导师要带毕业的博士不止一个,肯定知道博士怎样才能毕业,况且抄袭这事就肯定会败露,作为一个在学界还是比较知名的学者来说,王学俭肯定不会冒这样的险。

从身份信息来看,我就能够判定这是这位边耀君“博士”自己的行为。

请注意他的身份,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办公室主任,也就是说他是行政人员。从权力的角度来看,边主任可能权力不大;但是论学术能力、时间,边主任是肯定没有这个功夫去独立完成这个博士学位的,抄袭只不过是其采取的方法之一。

高校的学术体系为什么有这种腐败,就是因为太多这类假博士了。一个博士毕业时非常困难的,不仅要发表小论文,而且还要写大的博士论文,这对于全日制的博士都是一种巨大的挑战,希望在职的行政人员能够比全日制的博士做得更好?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从边主任身上又透露出高效系统中的一个腐败面:大量行政人员攻读博士学位背后究竟有没有这个实力?行政人员攻读博士和官员来读一个博士又什么区别?没有区别。据我的了解,许多这类在行政岗位上的人攻读的博士学位都是特别的水,完全没有博士的知识水平和理论功底。他们读博士就是为了升职,这种功利主义的色彩是其主要动力。

如果说仅仅是水一水的博士那就算了,至少还证明自己努力拿下的博士。

但还有各种荒唐至极的博士毕业者,比如边博士的这种抄袭,另外还有购买博士论文,找人代写博士论文等等情况。很多全身心投入的博士还在为毕业而苦苦挣扎,这些通过捷径的人就这样拿到了博士。所以,我历来有一种观点,看是不是一个博士,就看他的博士是不是全日制学习获得的,在职的博士基本都是假博士,从学术角度来说,是耻与为伍的。

但是存在必有其土壤,这就是利益、人情、权力背后的故事,学术系统被这些东西冲击得乌烟瘴气。再回到兰州大学边主任的故事,他的抄袭是必然,他就算不抄袭这个也还会抄袭其他的,因为他没有独立完成博士毕业的能力,这种不可能主要是他们没有这个精力和时间。另外,其导师愿意招生这类博士吗?一个有正义感的导师肯定不会接受这类学生,因为他们接触过太多这样的博士了,这又涉及了一个比较知名的学者就是由学术操守和正义感的教师吗?中国的高校很少有这样的博导们!如果博导们都具有正义感,就不会让那么多的假博士毕业了,也根本不会招收这种博士。

在这套系统后面隐藏着的实际上是对权力的遵循和渴望。博导们为什么要招收一些“三次博士”(报名来一次,送礼来一次,毕业答辩来一次),因为很多这类博士都是行政体系统和商界系统里面的人,也就是权力和金钱两个方面。一个博导招一个“干部”读一个博士,以后这个干部成为了重要的人物,那这个博导不就更有资源了吗?仔细了解每年博士招生背后的故事就会知道,很多博导的名额都是满的,因为需要留给“有关系的人”。然后博导要做项目、需要人干活,还是只有全日制的博士们才能做项目、干活。所以,这类博士对于学术系统来说,没有丝毫的增添光彩,只是抹黑罢了。

所以啊,在中国博士毕业并不困难,困难的是有没有手段来毕业。